电话:022-23006807

一致性评价

如何提升仿制药品质 专家共享临床“解决方案”

发布时间:2019-04-22

    “医药端,BE资源进一步释放,企业开展临床试验更积极;医疗端,药品集采机构要按通用名编制采购目录,促进与原研药质量和疗效一致的仿制药和原研药平等竞争,并将其纳入与原研药可相互替代药品目录;医保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与原研药按相同标准支付。”这是国务院4月3日印发的《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给新时期仿制药发展支的招。
    从这份国家层面的文件立意来看,推进仿制药品质的全面升级,在思路上有了明显变化:过去是单一部门限期要求企业采取措施提高品质,现已转变为多部门通过“三医联动”激励企业间主动提升品质。这将给全面推进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工作带来一系列连锁反应。
   截至目前,有22个药品品规通过一致性评价,这虽离完成阶段性的289个品种的一致性评价还有较大差距,不过未来9个月,整个医药行业都吹响冲锋号,很多企业的BE试验也相继进入冲刺攻坚阶段,仿制药格局正在深层次发生改变,并扩大其深度和广度,牵一发而动全身。
  临床试验重过程规范
  尽管时间紧迫,但业界认为,能否通过一致性评价,关键取决于企业对临床研究开展及临床资源的把控能力。按文件精神,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资源将进一步释放,具备条件的医疗机构、科研院所和社会检测机构将更积极地参与一致性评价工作。4月2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I期临床试验研究室揭牌仪式暨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研讨会在该院举行,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为进一步提高科研能力和管理水平,加强对药物临床试验设计流程、实施操作的规范性,临床机构对临床专题培训越来越重视。
  过去常说临床资源紧缺,这个问题固然存在,但未必尽然。中国人民解放军307医院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副主任刘泽源博士坦言:“BE研究技术要求和组织策略要重视法规文件的学习,注重细节。”他作为国家临床核查专家在参与核查时发现,很多企业规范性培训太少,且研究医生、护士、药物管理员、PI等缺乏系统的学习。
 “试验过程中,我建议与申办方CRA建立监查反馈制度,及早发现项目执行中重大方案或GCP偏离,并采取合适的措施进行纠错和整改,这些细节足以影响企业临床试验的成败。”刘泽源解释道,“首先要把好入口关,即立项与批准管理流程;其次是建立各级审批的立项审查表格,实现与伦理委员会的正常交流,注重共同把好质量关。项目团队均需参加启动培训学习,做好急救预案演练,安全防控措施等。研究团队要做好受试者管理体系、试验药物管理体系、生物样本管理体系及文件档案体系建设。刚开始I期临床少做缓控释制剂。”
  对此,国内资深药审专家刘汉江表示:“开展I期临床试验,过程规范与否影响数据的完整性和数据的真实性,因此对药物临床试验的过程监管至关重要。我认为,要强调临床试验发起者和药品上市申请者对申报承担全部法律责任,,项目承担者对临床数据真实性、完整性、规范化承担直接责任,有条件的医疗机构可以往研究医院的方向发展。”
  基于风险的临床试验监查
  目前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实现集中受理,临床效率显得格外重要。既然如此,BE临床试验管理与操作中需要注意哪些事项?
  天津药物研究院研究员、释药技术与药代动力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司端运则认为:“建立高质量的生物分析方法是关键,BE试验结果来源于制剂和临床试验,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准确、可靠、可重现的生物样本定量分析方法。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开展预BE试验,普通速释制剂不推荐做动物预BE,对缓控释制剂的缓控释特性、有无突释、释药是否完全等则推荐动物预BE,而对真正要做临床预BE的,应根据指南要求及研究需求,既要检验分析方法和设计方案,又要预估制剂间可能的显著差异,预测个体间变异系数。”他建议,在严格的溶出曲线比对一致的基础上进行,预BE要考虑到CMC研究中的问题和文献报道,制定有针对性的方案。
  近年,以传统方式对试验数据进行现场审查会让临床试验的成本和复杂性急剧增加?或许是,也不是。
  谈及此,天津冠勤医药创始人、中国药理学会药物毒理专业委员会委员梁青提到欧美的一个最新概念:即基于风险的临床试验监查。过去这种严重依赖于详尽的源数据验证的方法,占用了大量资源,其识别和预防问题的能力有限。基于风险的临床试验监查EDC设计是重点,决定EDC好坏的关键在风险控制,CRO引领实操的做法可向美国学习。”他认为,鉴于有效的监查对于保护临床试验参与者权益和保证最终结果完整性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集中化程度更高、基于风险监查的方法会是临床试验监查的发展趋势。
  据国家卫健委相关负责人透露,2012-2016年全球共有631个原研药专利到期,由于信息不对称、技术难度大等原因,许多专利到期药没有企业提出仿制注册申请。“通过制定鼓励仿制的药品目录,以鼓励企业开发更多临床必需的高品质仿制药。”广州医科大学药学院院长余细勇则认为,“表观遗传药理学与药物临床试验研究会发挥重要作用,这将是早期临床试验的新趋势,有利于降低早期临床试验的风险性。”